殷老太太不满的嚷了几声,扯着殷东的手,想要站起身来,就被他直接一用力,给提溜起来了。

然后,殷东也没有中断那种奇妙的状态,还一心多用,送老奶奶去右侧的屋子休息。

这个过程中,殷东的感觉到……神话级华夏城进化时,跟梦魇华夏城的联系,也在持续加强,并将引动的天道法则,反向灌入梦魇华夏城。

一阴一阳两座城,逐渐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循环!

殷东不懂这种状况,真要是被外界知道,怕是要引得诸天万界、无尽宇宙都为之轰动,让无数绝巅大佬们为之疯狂。

他啥也不懂!

就……闷声发大财,整体实力发生着巨大的变化。

殷东自己得了好处,还惦记着兄弟跟媳妇儿,就分出一缕意念,给门外杨武的手下传音,让他通知顾文把秋莹一起带来小佛堂。

小佛堂是一个好地方,殷东觉得那种奇妙状态没中断之前,他都不要出去了。

杨武的手下,冷不丁的听到一个声音在脑中响起,还吓了一跳,左右看看没人影儿,有种撞了鬼的惊恐。

不过,他还是老老实实传话去了。

杨武刚好在审讯殷二爷,听到殷东让人传来的话,都惊了一下,但想了自家老子的交待,他还是大着胆子用殷家的座机电话,给静园拨了一个电话。

本来杨武都做好了被顾文骂一顿的准备,谁知道这位霸道大少爷接了电话,语气竟然还很兴奋。

“东子真让我带秋莹来啊,行,我马上来,你们在那边全力配合他,要人给人,要钱给钱,有不开眼的东西,打死算本少爷的。”

说完之后,顾文就挂了电话。

杨武都有些怀疑接电话的,真是自家霸道冷酷的大少爷吗?

不到一个小时,顾文带着秋莹,带着一大群荷枪实弹的士兵,如狼似虎的冲进了殷家村,顿时所有看热闹的人,都后悔没有早点离开村子了。

“那是顾大督军的长子吧?他也来了……嘶……殷大少爷的路子有点野啊,殷二爷是脑子被驴踢了,竟敢算计他这个大侄子?”

人群中,有个胖子用扇子半遮着脸,悄声跟瘦竹竿的同伴说道。

瘦竹竿男子推了一下金边眼镜,有些幸灾乐祸起来。

“殷大少隐藏得太深,不仅瞒过了外人,连自家人都瞒过了,可他没想到殷二爷又蠢又坏,贪欲作祟,竟然会如此的丧心病狂,直接弄死了殷大爷夫妻俩,还想把黑锅扣在殷大少身上。现在殷二爷翻船了,殷大少也没讨了好,啧,实惨!”

咻!

一道剑罡飞过,无形无色,却击穿了瘦竹竿男子的嘴,让他门牙被崩飞,“啊——”的惨叫了一声。

“哪个龟孙子偷袭……啊!”胖子骂声未已,也被一道剑罡射来,洞穿了嘴巴,鲜血涌出来。

跟在顾文身边的秋莹,本来没人注意的,所有人都当她是一个随从,或是傍上他的一个女人,没把她当回事的。

秋莹突兀的出手,除了顾文也没人发现她动手了,但她身上爆发的气势,以及冷冽的眼神,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“嘶……这女人是谁?”

死寂一片的人群中,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弱弱的问了一声。